本篇整理自我在2011年7月17日至2012年3月12日在新浪微博上发表的一系列论语读书笔记。前2篇《微博再读论语——学而篇》《微博再读论语——为政篇》,其中第一则写于2011年2月14日,至今已逾一年矣。“逝者如斯乎”,思来不免哀伤,读书太少,自惭形秽。聊以自勉

#41

孔子谓季氏:八佾舞于庭,是可忍也,孰不可忍也?

8人为一佾(yi4),周礼中八佾之舞是天子使用的祭礼,季氏正卿只能用四佾,竟僭用天子礼仪。后句有两种解释,一说(我们)这都可以忍受,还有啥不能忍受;一说季氏连这都忍心做,还是啥不忍心做。主语不同但表意无异。今日之法同理。

#42

三家者,以《雍》彻。子曰:“相维辟公,天子穆穆”,奚取于三家之堂?

鲁国季孟叔氏三家专权,使用了天子祭祀时撤下祭品时所奏雍诗。孔子引雍诗中“天子是至高无上的主宰,诸侯是他的协助者”(辟[bi4]公指诸侯),指责三家僭用。骂者无错,被骂者也无错。礼崩乐坏之时,成王败寇吧。

#43

子曰:人而不仁,如礼何?人而不仁,如乐何?

直译起来说“如……何”是如何对待XX,但我的理解应该是表达一种反问:不讲仁德的人,怎么讲礼,怎么讲乐(音乐,礼乐)?孔子称仁乃礼乐之本,实则是他所讲礼乐才有此意义,并非我们今日所见的一般礼乐。礼的意义论语下一则中有讲到。

#44

林放问礼之本。子曰:大哉问!礼,与其奢也,宁俭;丧,与其易也,宁戚。

易指土地整治得平整,此指周到完善。戚指心中悲哀。讲礼仪,奢侈浪费不如从俭;讲治丧,追求周到完整不如内心真正为死者哀伤。此方正道,千百年儒士无读此章乎?!礼败败于有表无实。

#45

子曰:夷狄之有君,不如诸夏之亡。

这话放在今天,也对,不过夷狄是谁,诸夏是谁,我们都明白。我们一百多年前翻了船,从天朝上国变身为夷狄,做了洋人的好学生,怎的六七十年前洋人就全错了?到今日,举国骨子里都崇洋媚外,却死要脸皮不承认,又是为何?子曰:恬不知耻。

#46

季氏旅于泰山。子谓冉有曰:女弗能救与?对曰:不能。子曰:呜呼!曾谓泰山不如林放乎?

季氏越礼祭泰山行诸侯之事,冉有劝不得。孔子叹泰山神竟比林放(前有林放问礼之事)还不懂礼。今看东周礼崩乐坏是世事必然,但孔子唯礼是从,竟不知不敬者眼中泰山不过废土一堆。信则有不信则无。

#47

子曰:君子无所争。必也射乎!揖让而升,下而饮。其争也君子。

夫子说君子不争,要争也是射箭,谦让地比赛,回来又平静的饮酒,这才是君子之争。夫子这所谓君子,用荀子的话“今人之性,生而有好利焉,顺是故争夺生,而辞让亡焉”,违人性之要求,不是伪君子就是真小人,剩下的不亡何去?

#48

子夏问曰:“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素以为绚兮。”何谓也?子曰:绘事后素。曰:礼后乎?子曰:起予者商也!始可与言《诗》已矣。

子夏问女子何以清纯为美?夫子说素颜美女才好打扮。子夏引申:那先有仁义才能讲礼仪了。夫子大喜,你懂我啊,现在可以来跟你讲讲诗经了。真举一反三也!

补注:其中“巧笑”二句来自诗经,“绘事素后”即“绘事(画画)后于素”之意,子夏名卜商。孔子向来讲究举一反三,子夏得其真传;孔子又十分讲究为学先后有序,子夏悟得理他才说“始可与言诗”,这是浮躁的我们需要自省的地方啊。

#49

子曰:夏礼,吾能言之,杞不足征也;殷礼,吾能言之,宋不足征也。文献不足故也。足,则吾能征之矣。

杞人宋人各是夏商后代,文献指档案贤人,献是德才兼备之人。夫子说夏商礼制他知道,但不能用他们后人的礼制来作证。今我国民常以中华文化传承人自居,真如是乎?想来当落泪寒心。

#50

子曰:褅自既灌而往者,吾不欲观之矣。

褅礼是天子才能用的祭祖礼仪,因周公的功绩,周成王特许其后代(鲁国)用褅礼祭之。灌是褅礼第一步。孔子说从第一步就不愿意看下去,因为他对这很不满。虽有成王特许,但夫子大概还觉得这破坏礼制,十分不爽。迂至如此,是后代儒生迂腐之始作俑者。

#51

或问褅之说。子曰:不知也。知其说者之于天下也,其如示诸斯乎!指其掌。

有人问褅祭来由,夫子耍小脾气,说不知道(来由见前一则)他赌气的对象是周成王。他讲的守旧礼,不只是臣下要守,天子也要。最早的墨守成规者,是夫子啊,该叫孔守成规。

#52

祭如在,祭神如神在。子曰:吾不与祭,如不祭。

祭祀祖先如祖先在堂,祭奠神灵如神灵在前。夫子说,如果我没亲自去祭祀,不如不去。是如此,此处祭祀并非所谓宗教迷信,这是家族传承的纽带。对于中国人,血缘、姓氏、语言都是相互认知的重要凭证,往往比信仰还要重要。躬为而后知心诚。

#53

王孙贾问曰:与其媚于奥,宁媚于灶。何谓也?子曰:不然。获罪于天,无所祷也。

奥神是很尊贵的,而灶神则是地位虽低却能上通天庭下决祸福。说宁媚于灶其实就是务实的思维。夫子说要是得罪了天谁也救不了你。都对。得罪谁都死,那也不能不拜啊,所以中国人民的伟大智慧就是,谁都不得罪。

#54

子曰:周监于二代,郁郁乎文哉!吾从周。

监通鉴,夫子说周礼借鉴了夏商二代发展起来的,如草木般繁盛,十分有文化。他尊崇周礼之一切。虽不免以今论古,但夫子之为确有十足之局限性。他没能站在历史的高度看问题,只在为统治者做家奴,开历来文人迂腐之先。周墓已掘成,周焉得不死。

#55

子入太庙,每事问。或曰:孰谓邹人之子知礼乎?入太庙,每事问。子闻之曰:是礼也。

夫子去太庙,每每向掌礼之人请教。于是乎就有讥讽徒有虚名。夫子回应:这就是礼。这可分两处看,一若夫子真有不懂处,请教并不丢脸,三人行必有其师,此礼也;二若夫子懂而问礼以表其敬,此真懂礼也。

#56

子曰:射不主皮,为力不同科,古之道也。

夫子说射击比赛中,主要评判标准不是射穿箭靶,而是要以中的为标准。这是因为不同人的力量是不一样的,而要考察的是准度不是力量。夫子最后说古之道也,或许直到今日我们还喜欢用古人云之类来作依据然后就不论证了,是从夫子那里落下的病根啊。

#57

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。子曰:赐也!尔爱其羊,我爱其礼。

朔即每月初一,每月初一永无休止杀活羊一只行祭礼,曰告朔。饩(xi4)羊就是活羊。子贡主张省掉告朔时的杀活羊环节。夫子不乐意,说你爱惜的是那只羊,我更爱惜这个礼啊。是也乎,夫子既知怜爱而不肯变通,迂也。

#58

子曰:事君尽礼,人以为谄也。

夫子说他完全按周礼事君,却被认为是谄媚君王,很委屈很受伤。这事俩角度看1)是迂不是谄,墨守成规讲周礼,既约束他人也限制君王,两不讨好,说谄只是理由,说他不敬都行。2)道德沦丧的时代,要想的不应是你们都错了,而该是这是为啥?逆流可,但必无功。

#59

定公问:君使臣,臣事君,如之何?孔子对曰:君使臣以礼,臣事君以忠。

孔子所讲有如君臣协定,是谓良禽择木而栖,贤臣择主而事。这是有春秋时节天下诸侯遍地的前提的,到他的后辈就没那么幸运了。君使臣不以礼,臣如之何?君欲臣死臣不得不死。当天平失去了平衡,除了推倒重来别无他法。

#60

子曰:关雎,乐而不淫,哀而不伤。

夫子说,关雎这诗(《诗经·关雎》),欢乐却有所节制,哀情却不过度悲伤,好诗好诗。夫子论诗,讲情感节制,一切都要在礼仪之中,所谓有度,不得放纵。

#61

哀公问社于宰我。宰我对曰,夏后氏以松,殷人以柏,周人以栗。曰:使民战栗。子闻之曰:成事不说,遂事不谏,既往不咎。

鲁哀公问孔子学生宰我,祭土地神用何木作牌位。宰我借此讽周暴戾。子曰既往不咎。不妥。遂事不谏对君临朝可,于史不可。求是方正道,认错只为后事之师,不过度即可。

何为度?以文革为例,有错就须认,此公道也。但日日重提只为讲史,以为今日之鉴。前有错者,不论他人原谅与否,都应战战兢兢以免再犯。然受害者又不可日日揪其耳,呼天抢地。此国人所谓台阶,面子也。

#62

子曰:管仲之器小哉!或曰:管仲俭乎?曰:管氏有三归,官事不摄,焉得俭?然则管仲知礼乎?曰:邦君树塞门,管氏亦树塞门;邦君为两君之好,有反坫,管氏亦有反坫。管氏而知礼,孰不知礼?

夫子称管仲器识量小。豪宅多处家臣诸多,铺张浪费;僭用国君器物,违君臣之礼。自满,小器也。

所谓铺张浪费、僭越违礼,均是自满之象,器小则易盈,即是器识量小也。夫子惯于以小见大,见常人不能见之处也。然此皆是其儒家周礼之见识。且评点圣人可如此,论事为人却又不见得须这般。人非圣贤,孰无过乎。管子器小易盈,却足用于当日也。

讲管子小器,就不得不讲齐恒大器。管子有天下之才,一不得仕明君二有小节之疵三有仇于齐桓。齐桓泯弃私仇、不计小节、心怀天下,用管仲而称霸天下,其器大哉!

由管子可至今世之乔布斯。乔氏性情暴横,虽有奇才却器度有限,直如管子一般,其功自也成了。国人论人喜以圣人之德衡之,此盖源于孔子,然实有不当之处。尺有所长寸有所短,扬长避短即可也。人人补短板,成一众庸才,要之何用?故我国今日之教育,盛产庸才却盼大师降世,岂非缘木求鱼?

 

#63

子语鲁太师乐曰:乐其可知也,始作翕如也;从之纯如也,如也,绎如也,以成。

夫子跟鲁国太师讲乐理,始奏时轻轻舒展,继则音乐纯正和谐清澈通畅,连绵不断而后乐成。夫子是音乐家。周礼六艺礼乐射御书数。何至今日竟成这般武不文文不武,读书还分文理。若识一点乐,书都扔掉。不知其可。

我不懂乐,但粗浅地以为,乐本源于自然,必要回归自然。奏乐如溪流,缓起而后张,细流潺潺,清净见底,俄而遇山路回转,此起彼伏,如是几回,由小而大作,乐而不断,源远流长,自是佳作。

#64

仪封人请见,曰:君子之至于斯也,吾未尝不得见也。从者见之。出曰:二三子何患于丧乎?天下之无道也,天将以夫子为木铎。

孔子流亡至仪邑,当地驻防官员求见说:但凡天下君子至此我都要面见。见后,他对夫子弟子说,不必为现在的流亡沮丧,天下无道(以夫子之才德)天将降大任于他啊。

夫子高才大德,仍有失志之时,后人但见其为历代称圣供奉,也不能忘其当日流离四方如丧家之犬之状。丧于途而不患于丧,人不知己而不愠于人,此君子正道。

#65

子谓《韶》:尽美矣,又尽善也。谓《武》:尽美矣,未尽善也。

夫子评点乐舞,《韶》即“绍”之意,表“舜绍尧之道德”,乐中有太和之气,称尽善;《武》颂武王战胜殷纣之武功,夫子以为武王伐纣虽顺天意民心,奈何经历征战,故曰未尽善。夫子爱仁和,故喜以文礼自制,文以兴国亦亡国啊。

#66

子曰:居上不宽,为礼不敬,临丧不哀,吾何以观之哉!

身居高位却不待人宽厚,举行仪礼却不够恭敬,参加丧礼却不表示哀悼,夫子我实在是看不下去啊。不知夫子对谁如此反感,但理是共通的,做啥事都要认真都要诚心。心诚礼至则人人敬之,然后万事可成。引腾讯保安入职腾讯研究院事例为证。

如非说明转载,本博文章皆为原创,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出处: 转载自慎思琐识录 作者:慎思

本文链接地址: 微博再读论语——八佾篇

关于 慎思

慎思 已经在这个博客中伪文艺了 58 篇博文.

爱哲学,爱历史,也爱诗言志;爱读书,爱生活,也爱到处跑。我是非典型挨踢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