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史者,非徒巨著之节略,姓名、学派之清单也。譬犹画图,小景之中,形神自足。非全史在胸,易克臻此。惟其如是,读其书者,乃觉择焉虽精而语焉犹详也。

 ——冯友兰《中国哲学小史》,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2月版

 

断断续续地读完了小史,又断断续续地思考,却总挤不出时间来写个完整的读书笔记。终于,毕业前夕,将数座大山推倒之后,我可以放下其他,把这篇文章写完了。

小史全称《中国哲学小史》,是冯友兰先生20世纪30年代所著,有别于他另一本著名的书《中国哲学简史》。小史是入门级书籍,我所读版本其后也附带上冯先生关于中国哲学的一些文章、讲义。全书大体文言风格的白话文写就,尽揽孔、墨、孟、老、庄、荀、名等先秦诸子及周濂溪、张横渠、二程、朱熹、陆九渊、王阳明等宋明道学。


无哲学功底,茶余饭后得之一观,以有所,并杂平日之所学所思,借以古论今为趣。诚如文题“中国哲学史打翻的五味瓶”,文白杂陈,勿以为意

 

是为序。

  

圣人尽性

 

大其心则能体天下之物。物有未体,则心为有外。世人之心,止于闻见之狭;圣人尽性,不以闻见梏其心。其视天下,无一物非我。孟子谓尽心则知性知天,以此。天大无外,故有外之心,不足以名天心。

——张横渠《正蒙·大心篇》

 

横渠谓“世人之心,止于闻见之狭;圣人尽性,不以闻见梏其心”,余常难有感动,大致如此。

此即庄子所谓“安时处顺,哀乐不能入也”(《庄子·大宗师》)。冯友兰释曰:“若有知识之人,知宇宙之真相,知事物之发生为必然,则遇事不动情感,不为所束缚,而得人之自由矣”。

所谓尽性与寻求自然实指世界观应为客观之认知。但主观内心世界并现实。路在穷达之辨

 

穷达之辨

 

Fear can hold you prisoner, hope can set you free. A strong man can save himself, a great 

man can save another. 怯懦,囚禁人的灵魂;希望,可以令你感受自由。强者自救,圣者渡人。

——《肖申克的救赎

 

此实乃天下读书人两千尊崇之“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”。

穷则独善其身,关注世间美好,心怀感恩,见贤思齐,追求成长。达则兼济天下,以求个人生存成长,心有余力则正视世间丑恶并代之以美善。处世之道。认知一致但不同处境所求目标不同。

为人如此,作为社会规则得如此,能力越大责任越大。小人物自谋其利,无可非议,精英阶层不为天下谋利,罪大矣。中国今日之社会实是“穷者心怀天下,达者独善其身”矣。

 

大丈夫

 

居天下之广居,立天下之正位,行天下之大道。得志与民由之,不得志独行其道。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,此之谓大丈夫。

——《孟子

 

此等励精图治传统,使诸“人民公仆”身居庙堂之上,恐他日再归江湖之远,是故过河拆桥,奴民教化,使以从之而己利得保

天下固望有大丈夫,但少些愚民方是正道。

 

愚民

 

我愚人之心也哉!沌沌兮,俗人昭昭,我独昏错;俗人察察,我独闷闷。澹兮其若海,(liù)兮若无止。众人皆有以,我独顽似鄙。

——《老子

 

所谓愚人其知与均简单至极,这老子所谓修养人。孔子曰: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。二圣所思实同于兹我大中华两千年愚民,或于此

 

人欲

 

未得之也,欲得之而患,既得之,又患失之,苟患其失,无所不至。

——《论语

 

人无欲则如草木,无足生存;纵欲则如禽兽,难以共处。有知而无我,以情从理,无所惧,无所悔,无所忧患。

人欲如潮水,禁欲如围堵,纵欲水自流。围堵有竟时,堤溃之时,天下泽国,无人能救。自流成沼泽,水漫四方,旷日持久,烂泥难扶。禁之不行,纵之不可,何如?疏堵有道,欲寡而自持,如水成溪流,时急时缓,波涛自解。水缓不致竭流,水急不成洪峰,水清可自赏,水长得永芳。然后知人能寡欲,得无憾生。 

 

资源

 

人生而有欲;欲而不得,则不能无求;求而度量分界,则不能不争。争则乱,乱则穷。先王恶其乱也,故制礼义以分之,以养人之欲,给人之求,使欲必不能穷乎物,物必不屈于欲,两者相持而长,是礼之所起也。

——《荀子·礼论》

 

荀子道明礼之来源实是欲望与资源矛盾,即所谓“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与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”。礼、道德、法律皆为此服务。历来处置之方有很多,一是制欲,教化、恐吓与暴力同行,愚则无欲,无欲则不争;二是杀戮,战争、文革、计生皆在此列。

执政者维稳,要无争,实是“但求大无争,不求小无损”。所谓“舍小家为大家”,不过偷换概念罢了。巩固统治至上,依然是家天下而非公天下。社会矛盾真正根源是甚么?争乎?荀子所谓争则乱乱则穷,结论定于资源匮乏年代。至今已二千年,非为至理。

社会之乱真正根源实是资源不足,这解决之根本。资源永远不足,人欲亦无有限度。有财愈多愈感不足,此乃人性。

争也无妨,乱也无妨。国人求平安,求稳当,“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”心态千年不变,关注重点不在追求资源增长上,而在于抑制需求,故我国无科学之发展。天朝上国梦终破,国势一败千里远。诚后世之诫也。

 

结语

 

每一代人都须为自己撰写历史,根据已写好的历史作出自己的推论,这不是因为前辈的结论不正确,而是出于一个实际原因:由于所提的问题不同,所需的答案也就相异。倘若站在大路某个新地点上,便会发现进入视野的是一片片新的景色,其错综复杂的陌生事物要求传统的略图得到扩充。

——R.H.托尼

 

吾辈之历史,正需吾辈书写。

然此世间至今仍尽为达者之天下,而达者不执笔,穷者空嗟叹。身居穷途之中如余者,实无力执笔。他日有幸得执此笔,又巩彼时再有穷途者作余今日之叹矣。是故心如五味瓶,打翻之后,只余迷思。

 

外一节:祖宗崇拜与生命延续

如果这种实践(祖宗崇拜)可以称为宗教,它也是没有教条、没有超自然主义的宗教。它将生死当做生物学的事实,可是有心理学的效果:使人从人生短暂性中“得救”,得到对人生彼岸的真情实感。通过祖宗崇拜,人能得救,不需上帝,不需拯救之神。

——冯友兰《在中国传统社会基础的哲学》

 

如果说,中国传统社会重孝道是因为视子孙满堂为自己生命不朽之保证,子孙发达是自己晚年安乐之所依,子孙孝顺是自己思想之延续。那如何回答在现代社会,用社会福利保证晚年生存,用科学技术延续生命长度,而讲个人权利又断子承父志之保证,人为何而养子?

或许西方今日正在证见的正是此理。

当生子从生存需求变成情感需求,或是个人兴趣,就已经转化为个人行为而非社会行为了,所以人类的延续在未来某个阶段可能面临着挑战。当然这里面会有不同地区发展程度差异带来的观念差异,而导致的人口增速差来弥补这个缺口,但长久来说,此问题必有一定存在时间。

从大处讲,切断个人与后世的联系,是否会使“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”的思潮泛滥?

从小处讲,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”,“万恶淫为首,百善孝为先”。然后知善恶本不分家,问今日计划生育断人后路为善乎恶乎?

如非说明转载,本博文章皆为原创,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出处: 转载自慎思琐识录 作者:慎思

本文链接地址: 小史迷思——中国哲学史打翻的五味瓶

关于 Shens

Shens 已经在这个博客中伪文艺了 58 篇博文.

爱哲学,爱历史,也爱诗言志;爱读书,爱生活,也爱到处跑。我是非典型挨踢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