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文作于2010年4月18日载于本人QQ空间,现转载于此。最近转载了不少之前写的诗文,有朋友问起是怎么了,其实只是在慢慢回味过去的生活,我以为,在忙乱的生活过去后,就该细细地品味走过的路,去找回一些值得自己珍惜的回忆。而旧作,或许就是承载我的记忆的最好载体吧。

在忙碌中尝试着让自己把心闲下来。

突然间,想起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像高中那样,到处逛QQ空间了。正如大姐说的,好像什么人的空间上都有我的痕迹。

时过境迁,也许只是没有了当年的无聊。我变了,变得不喜人烟,甚至我还把所有的日志都封装起来,以为记忆是藏得住的。于是,在朋友们的视线里消息了。当我疲倦了校内,新浪微博,TwitterFacebook,博客,空间甚至Google Reader,我想到了闭关。我要求自己一个个地把它们冷却。希望自己沉浸在数学的世界里,在计算机的世界里,在百科全书的世界里。可我却慢慢的发现,我受不了。

今晚心血来潮,又逛了逛。想到了高中时代,想到了一些人,一些事。时间真可怕,它会冲淡你的记忆,曾经让你刻骨铭心的记忆,会变得如此平淡,让你觉得可有可无。甚至在当你回过头去看它的时候,你会发现,它跟大千世界,纷繁复杂的社会比起来,是多么的平常。你甚至会想,当年是多么年幼无知,当年是多么轻狂,多么冲动。

是么?我又反过来问了问自己,是不是因为你经受的多了,麻木了?

稼轩词曰:少年不识愁滋味,为赋新词强说愁。回去看以前写的那些所谓的诗、词、联、句。我不得不感叹,古人们寒窗苦读十年的功夫是我永远赶不上的,所以连为了赋新而强说愁的需要都没有了。文人的思绪总是复杂的,自古才子多情,正是这个问题。只有情感细胞发达了,才能做得出诗词歌赋。而我,只不过是一个附庸风雅又胸无点墨的小人。我受过的所谓的当代教育,多是西式科学,而一直以来走的也是实用主义路线,满脑子纯粹的理科生思维。但即便是如此,我还是人,还是有情感。

我开始思考,人之所以为人,是因为有情感,有一些没有理性的冲动,还是因为没有情感,而是纯粹的理性判断?中国人两千年来追寻的圣人之道,格物致知,诚意修身,齐家治国平天下。而在某些描述下,圣人之所以为圣人,是因为它去人欲,明天理。我想起了去年听钟东老师读老庄,课后交谈的时候,突然有这样一个思考,所谓圣人,不就是一个正无穷,一个士子们追求的最高境界,而真正教科书里的圣人,是不是可能出现的,因为他已经不是人了。人之所以为人,而有别于物,因为他有情,有义,有礼节,有规范。这是古人们的思维。而他们追求的去人欲,真是已经除去了人性的机器行为,一种只做对的事,不做错的事的最高境界。人们知其不可而为之,因为人们需要榜样,需要目标,这就是信仰。而在信仰在指导下,士子们就这样过了两千年。

而如今?孔家店也打倒了,历史的一切都在规律中显现,一切都是科学,自然科学,社会科学,而你我只是这历史洪流中微不足道的一颗小砂,昨日你或许还是一堆废土,明日你也可能化作烟雾。当然,能量守恒,物质守恒,你不会消失,但世界有你没你,似乎没有什么区别。伟人的决定论也被否定了,所以,就算你是伟人,你存在不存在关系不大,因为历史是不会因为你而改变的。

呵呵,似乎有点陷入诡辩论去了。

总而言之,人之所以为人,还是应该因为有欲望,无欲则不为人。而人无完人,所谓圣人,所谓纯粹的理性,都不是常人做得到的。这倒不是我消极处世,或者是在为多次尝试后的失败作掩饰。只是不希望人生如此的无趣。正如浙大郑老师说,人需要冲动,人的出生也是由于冲动。年轻人更需要冲动,不是么?


补记:刚写完日志。就看到这样一句话:

尼采说:一切激动的、吵闹的、不连贯的神经质行为都与伟大的激情毫无共同之处;伟大的激情在人心深处静静地燃烧,吸光了人身上的全部光和热,使他外表看上去平静而冷漠……

这就是哲人与俗人的差别。

 

如非说明转载,本博文章皆为原创,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出处: 转载自慎思琐识录 作者:慎思

本文链接地址: 多一点冲动

关于 慎思

慎思 已经在这个博客中伪文艺了 58 篇博文.

爱哲学,爱历史,也爱诗言志;爱读书,爱生活,也爱到处跑。我是非典型挨踢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