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一九·杭城书旅漫谈行记

  临安故郡,钱塘王都。时值仲夏,凉暑相宜。彼得陈君,谦厚达观,纵横职场二十载,而今思变间隔年;林燃女侠,性情豪爽,爱旅如书怀奇志,时有壮举人不及。有此二君,邀朋唤侣。沪上诸君,乘兴沓来;杭城数子,闲以作陪。七零九零,忘年之交,山南海北,共聚一谈。

  满觉陇上,四眼井旁,十君毕至,各诉旅趣;钱塘江边,九溪涧上,历二十里,五骑同乐。龙井树下,茶岚苑中,清茶饕餮,纵论人伦;西子湖畔,茅家埠里,走走停停,共品荷香。

  书旅之间看人生,谈兴之余得自由。议麦穗取舍,说平凡之路,评格局大小,论实证之道。为父母者,论教子之方;为儿女者,谈成长之道。说婚姻情爱之选,男女长少自相异;论互联创业之机,行业内外各有感。惊良子湖心,青草绊船;笑高原之上,牦牛窃贼。念秦淮河畔轻歌女,昔日青旅作青楼,啼笑皆非;忆肯德基里豆浆哥,彼时男孩已长成,犹然可爱。傍晚时分,六和塔下看诸翁垂钓,虎跑泉边与骑者闲谈;夕阳未下,十八涧里看鸳鸯戏水,龙井树旁扮采茶姑娘。茶余饭后,望星空点点;暗夜返途,听兴来歌声。“正入万山圈子里,一山放过一山拦”,上岭慢行各相候,下坡如风惊叫起。

  ……

 余旅杭半年,少得闲情,今喜得佳伴,漫游各处,皆平日未至。行旅书旅人生旅,由古及今皆有得。相约日后闲暇时,聊遍天下有湖处。

  为文至此,是以为记。无格之文,陋笔不堪,本非江郎,谈何才尽,博君笑谈耳。

 时西元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日

 

如非说明转载,本博文章皆为原创,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出处: 转载自慎思琐识录 作者:慎思

本文链接地址: 七一九·杭城书旅漫谈行记

《大学》大道论

起:本只是为平复内心,誊写一二,不想待人之心在,欲于笔下寻得真平静,听窗外雨声不断,加诸台上歌声,竟如昔时岁月中。情不自禁,将一腔衷情付诸笔下,以应古人雄文。

     
     其言“好而知其恶,恶而知其美者,天下鲜矣”,大智慧在乎一二字眼间。心之所爱,情之所聚,违我心志,破我心防,好亦有其恶是也。而神之所伤,痛之所起,非我所愿,竟策我行,恶亦有其好是也。
     其又言“君子有诸己而后求诸人,无诸己而后非诸人”,诚如是。故本自有不足,得鞭策之,虽小人恶毒,然亦必先求诸己,自范之后方有可言理。
     小人戚戚不走正道, 亦必有人先践其泞路。君子坦荡自诩光明,亦必未能昭之四野众边。故其曰:欲治其国先齐其家,欲齐其家先修其身。自家不齐,无怪乎天下不稳邦国不定;自身不修,又焉使家中齐?
     “是故君子有大道,必忠信以得之,骄泰以失之”,故我有忠有信,谁知骄泰可失之?至于忠信有骄泰无,而路人眼浊而逐蝇头之利,天下大道不从我走,自当如渭水河边吕尚老,倒钩垂钓百十年,直待他日周文至,方是天下大定时。 

如非说明转载,本博文章皆为原创,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出处: 转载自慎思琐识录 作者:慎思

本文链接地址: 《大学》大道论